EN

业务相关咨询电话:

临床检测:400-605-6655
科研服务:400-706-6615
司法服务:400-900-2616
测序仪器:400-096-6988

前台电话:+86-755-36307888

传真:+86-755-36307273
客服邮箱:info@genomics.cn
媒体联络:media@genomics.cn
地址:深圳市盐田区北山工业区11栋(518083)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及时播报华大科研、教育、产业等方面的相关资讯

首页 华大概况 新闻中心 集团动态 国企高管毅然投身华大,只因基因科技拯救了家人

国企高管毅然投身华大,只因基因科技拯救了家人

发布日期:2021/06/25 浏览次数:

急转直下


应酬中的玮城突然接到了夫人徐女士的电话。

“我一直在吐血,好多血。”

2015年1月23日,玮城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

在将进行了胆囊切除微创手术的夫人徐女士(化名)送回病房后,玮城回到了工作。却不想在当晚与客户用餐之际接到了徐女士的电话。玮城赶往病房,进入视线的是吐血的妻子,慌乱的家人和面色凝重的大夫。“她就在那不断的吐啊,都是血泡。一杯一杯的。医生都被这场面吓到了。他们不停地说,这不可能啊,只是个小手术而已,不应该啊。”

23日晚,医院尝试对徐女士使用抗生素等药物,但是紧接而来的是弥漫性肺泡出血和急性心衰。25日下午,徐女士被转入了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ICU,一个人们眼里“有去难回”的地方。徐女士从手术结束到进入ICU,一切仅仅发生在48小时内。更糟糕的是,徐女士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玮城、医生却毫无头绪。“昏迷、高烧、弥漫性肺泡出血、严重的急性心衰竭,血压甚至一度高达280。然而我却无法帮助,也无法陪伴她。”

“寸步不离,度日如年。”他这样总结这段守候在ICU门口的感觉。


病情反复


医院对徐女士的病情高度重视,进行了几次全院会诊。1月27日晚,国内呼吸领域权威黎毅敏和医院核心骨干团队在查阅了国内外大量医学文献后,初步判断为:进行胆囊手术时,激活了处于静止状态下的“肾上腺嗜铬细胞瘤”。在针对用药后,28日的CT结果显示徐女士的右肺有好转。药物维持了患者正常的血氧血压心速和呼吸,同时使用适度麻醉药物使她大部分时间处于睡眠状态以减少痛苦。玮城松了一口气,病情终于有了拨云见日的迹象。


然而,徐女士的高烧却并没有随着治疗而消退,每天下午高烧最高达到41°C。高烧对于ICU患者非常危险,伴随而来的是全身各脏器衰竭,徐女士的身体各项指标也在迅速恶化。此刻,医院和玮城都明确地知道,这一定是感染导致!排除了肾上腺嗜铬细胞瘤,感染源究竟是什么?

对病源一无所知,医院只能采取轮流用各种抗生素、甚至激素方式来压制未知感染病源。

玮城有时守到凌晨回家,看到13岁的大女儿,1岁多的小女儿都醒着,大女儿问他:“妈妈呢?”他只能克制着情绪,告诉她:“妈妈在医院,病好了才能回来。”哄女儿睡觉后,他心如刀绞,泪流不止……这个家不能没有妈妈。

两天前的玮城,是国企CEO,他曾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规划有条不紊地发展着,曾坚信自己的人生可以自己做主。“可是在ICU门口,我束手无策,纵然心急如焚却什么都做不了。在家人的生死面前,其它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查明病原


百愁莫展之际,玮城从ICU副主任那了解到了华大基因的病原微生物高通量基因检测技术。这项技术是对病人样本直接进行高通量测序,通过微生物专用数据库比对和智能化算法分析,获得疑似致病微生物的种属信息。


“我原本就听说过华大基因,但不知道他们有这个技术。当时我夫人的情况已经非常糟糕,我们其实是怀着走投无路的心态试试的。当然,我能理解基因检测技术就是通过测序来辨别样本中是否含有某种病原体的DNA,也许是可以找到感染源的。”本科学西医的玮城,将最后的希望押在了华大的基因检测上。

在与当时的华大基因总经理尹烨取得联系并获得了支持后,27日晚,徐女士的血液样本就送到了广州华大医检所进行病原体检测。然而,第一次检测未获明确结果。

玮城被信念支撑着决不打算放弃。他积极与医生和华大检测团队讨论,并一致认为,第一次是因为抽血取样被安排在患者使用了抗生素后,导致样本中的病原体含量大大降低。于是在1月30日在患者高烧发作的高峰期,医院对徐女士采血及取痰液样本,再次送广州华大医检所检测。

玮城感慨,当时广州华大医检所的研究人员叶明芝等三班连轴,加班加点紧急为家人的样本进行检测。最困难无助的时候,收到尹烨的信息“救人的事,我们一定尽力!”“人性光辉应如此,我们共同祈祷并努力!”当时既感动又燃起希望的心情,至今难忘。

终于,第二次检测结果显示:痰液中有鲍曼不动杆菌。原来,华大已经多次检测出过鲍曼不动杆菌,这种病菌潜伏在输液塑料管口,紫外线无法彻底消杀。伴随着检测结果的还有华大的治疗药物建议。拔管,用药,退烧,检测结果出来48小时后,玮城的夫人便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身体逐渐恢复正常。

“虽然之前我也知道华大,但经过这次我才知道原来华大基因是个能救命的公司。”玮城对华大始终深怀感恩之心,在那样生死时速的时刻,华大用基因科技帮助家人赢得了这场与死神的赛跑。


投身华大


守候在ICU门口的日日夜夜,让玮城切身体会到了健康二字的分量。“没有人比我认识得更深刻,家人与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带着全新的价值观,玮城与老师来到了华大参观,他深刻地感受到了基因科技可以造福人类并守护人们的健康。几个月后,玮城成为了华大的一员。

刚加入华大的玮城,每天都是西装革履来上班。他笑着说:“当时还很胖,显得特别格格不入。”在华大的健康文化感染下,玮城由内而外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短裤、速干上衣、运动鞋,如今50出头的玮城看起来不过40。

工作中的玮城


来到华大后,玮城开始更多地思考“如何让更多人受益”。他说:“做一个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初心,然后才是如何实现。我非常认同华大‘造福人类’的大目标,这是值得一直跟随的初心与梦想。”玮城至今还保留着那时紧急沟通的所有信息,他经常拿出来翻看回顾,提醒自己感恩所经历的一切,且不忘初衷。

如今,徐女士恢复了健康,家里也增添了一个可爱的宝宝。玮城则是继续全心投入华大的事业。华大组建猛犸公益基金会,玮城出任了副秘书长。基金会将以公益的形式,让基因科技惠及人人。玮城曾受益于基因科技,如今他希望使更多人受惠于此。

玮城(左一)和他的家人


“基因技术救了我家人的命,挽救了我的家庭,应该要让它去帮助更多人。如果能与华大一起,将基因科技应用于更多领域,帮助千千万万的家庭,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