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来阅读分享。退出
退出
确定退出阅读
确定 取消

聚焦

首页 > 同行 > 2022年03月刊 > 聚焦 > 周雁 | 通往未来之路

聚焦

周雁 | 通往未来之路作者:

汪老师通过与华大高层的探讨和不断思考,整理出一整套生命科学工程化产、学、研发展的思想体系,并时刻与大家分享,不断进化。这是一套思维工具,能在考虑具体项目时快速进行 6 定,即定性、定位、定向、定量、定时、定标。这同时是一套快速交流的语言,即“华大式成语”。成语在中国语言体系里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同时言简意赅、自带典故,交流双方除了词面含义还能有多层次的心照不宣,从而产生文化共鸣,相互认同。汪老师这次年终会演讲讲明了各种“典故”,即来龙去脉,为的是让大家能按518框架进行独立思考。所以说,“华大式成语”是华大特殊的组织文化,是快速高效的交流方式,是快速传播组织思想的工具。

生命科学是高门槛学科。饭桌上,常常有“学生物的”(还包括医生)聊天内容是让其余食客食欲减退的段子。于是,把生命科学尖端科技的思想共享给数千人团队里的每一个人成为一个大难题。

为何需要进行这样的共享?从管理角度,人的本性需要自我认同和他人的关注与认同,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个人工作效率和协同工作能力。人不同于动物,有大家都熟知的“工具说”的哲学本质,有“互助说”的人性思考,有“想象力说”的大协作基础。如果说“人性”和“认同感”还有利他基因的影子,但是在“想象力创造的虚拟概念”组织下的人类团体,使我们真正摆脱了基因容器的地位,从此有了灵魂。“上帝”开始缺位,每个人开始独立思考,人和人之间产生了隔阂,对协作效率造成影响,形成内耗,进而限制人类的协作团体规模,造成不同团体间的摩擦和消耗。有趣的是,人类能反省并用理论研究这些现象,比如“博弈论”。这些人类社会规律我们无法改变,能做的是走好自己的路。在我们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造福人类。

在华大这个大型协作团体中,大家需要知道我们在干什么,需要知道在“基因科技造福人类”的旗帜下,具体的目标是什么。518 带着科普的表述和有趣的典故,具体、系统、可行地指明了行动方向。从尊重科学规律开始,积极寻求和完善科学工具,以超级工程模式挑战人类的终极问题,从而造福人类。提出了生命科学工程领域我们应该做,可以做成的 5 个超级工程、1 个全球创新中心和 8 个产业发展方向。讲清了总框架,大家明确各自的定性和定位。其余 4 定便可继续细化,相互协作,形成合力。我联想到一个电影——The Aviator,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的传记性电影。如下列举一些影片片段。

片段一:

总工程师:“飞机速度不能再快了,再快,连接上下两个机翼的连杆就会断掉。”

休斯:“那干嘛还要这个连杆,干嘛要两个机翼?”

于是当时最快的飞机诞生,双翼飞机成为历史。除此之外,这架飞机首次使用与机身表面齐平的铆钉技术,尽一切可能减少阻力。这架飞机哪怕在现在看来外形也不过时,仿佛是来自未来的(螺旋桨)飞机。

片段二:

听证会主席:“二战中你的公司收了美国政府五千六百万美元订单却没有交付一架飞机!”

休斯:“航空工业其他公司加起来获得了六十多种飞机订单,政府在飞不起来的飞机上花费了八亿美元,整个军工行业达六十亿美元,也没有交付,却没有一项调查。我因为热爱,正在投入我自己的钱(继续造‘大力神号’,当时最大的飞机,与 A380 同高,为当时航空技术极限。最初希望开辟大西洋空中运输航线避开德军潜艇,二战结束美军撤资,原应用场景不复存在,成为纯技术挑战)。如果‘大力神号’不能飞行,我将永远离开这个国家,再也不回来!”

休斯小时候最有名的三大理想,长大后经过他屡次孤注一掷,竟然都实现了:“等我长大了,我要开世界上最快的飞机,拍世界上最宏大的电影,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他第二个天马行空式的梦想,他首次将摄影棚的拍摄工作搬到了实景地,用了当时匪夷所思的数十架摄影机和飞机。他亲自上阵拍摄,坠机一次。抵押父母的公司(遗产),才获得了处女作空前的成功。听了汪老师的演讲后,发现这不就是把电影拍摄“工程化”,挑战当时好莱坞以“卿卿我我”为主流的电影界吗?可以说,休斯开创了好莱坞大投入、工程化电影制作的先河。

除了个人梦想,休斯一手创立的休斯飞机公司先后发明了第一个实用激光器、第一颗同步卫星、第一台登月探测器。2000 年,全球 40% 的在役卫星都是休斯的公司生产的。阿波罗登月前,1966年 6 月,休斯飞机制造公司的无人太空船首次登上月球。技术能力不断发展,创新精神得到传承,双双呈现爆发式增长。

除此之外,商业上的成功也是梦想成真的坚实基础,休斯时刻不忘技术落地,以应用场景为技术指标的标杆,定下应用指标,有了定性和定位,再谈工业和工程设计。

比如,飞机需要飞得更高,必须得超过 2 万英尺,是为了“above the weather”,这样飞机才能更平稳,更多人才愿意抛去恐惧和不舒适感,坐飞机出行。飞机必须飞得更快,进而开辟欧洲到美国民用航线。发明同步地球卫星技术,率先开通欧洲到美国的视频通话业务,同时大大降低了跨大西洋的通话成本。

如果没有这些脚踏实地,为大众着想的应用技术,休斯先生的第三个愿望不可能实现。正是不断提高行业技术标准,不断创新,心系大众,才把他推到了首富的位置。虽他个人常有离谱的决定和奇怪的要求,但值得注意的是,其核心团队几乎没有人离他而去。这似乎可以给成功企业做最佳注解,是领导力与管理团队的完美结合。领导有远见,时刻注视未来,成功的时候看到不足,成为再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管理团队则侧重于执行力。很欣慰,这两点华大都已经基本具备。

最后,用影片结束语作为本文结尾,这也是有梦想和理想的人可能都在思考的“终极问题”:“The way of the future。”


{{Like}}

返回
300
发表
全部评论{{TotalItems}}
{{Comment.NickName}}
{{Comment.Comment}}
{{Comment.CreateDate}}
查看更多评论
分享此篇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好友

操作太频繁了,稍后再试
确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