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来阅读分享。退出
退出
确定退出阅读
确定 取消

温度

首页 > 同行 > 2021年11月刊 > 温度 > 他千疮百孔,却又迎来了重生

温度

他千疮百孔,却又迎来了重生作者:

刚过完年,56岁的老何发现自己脸肿了,脚也肿了,渐渐地路也走不了几步。不得已去了县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是肾病,要吃激素。老何没细问,好在药也不贵,老何也就按要求每天大把大把地吃着叫“激素”的药。
28岁那年,老何得过肺结核,不过那个年代得肺痨不是稀奇的事儿,吃了半年的药也就好了。印象中就这么一两回出入医院。所以,老何觉得这次吃几个月的药也就好了吧。
老何和妻子李姐在家乡经营着一个果园,如今儿女都在上海安了家。小孙子马上小学一年级了,小外孙也快出生了,他盼着暑假农忙结束后去上海看他们。结果这几天老何又发了烧,在李姐的嘱咐下,老何去家对面的小诊所打了两天退烧针,高烧刚退下来,老何就又开始干活了。
没承想,过了十来天,老何的咳嗽越发厉害,而且右边的屁股一坐就疼,用手一摸,竟然有个鸡蛋大小的硬疙瘩,老何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长肿瘤还转移了吧?
赶紧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老何,肺里面也有好多结节,还有空洞,很像感染,但是不是肿瘤也不好说!对老何来说,“肿瘤”两个字简直是晴天霹雳。
可还没等老何缓过来,右边胳膊上也鼓了个大包,还是鸡蛋那么大,比屁股上的包还要疼,碰都碰不得。邻居得知了老何的病情,给老何推荐了一个“神人”,老何将信将疑地听了邻居的话去拔罐,却不想疼痛加剧。回家后老何撸起袖子一看,不得了了,皮破了,伤口更加严重,看着很吓人……
“走!赶紧去医院!”
李姐本来就不赞同老何去拔罐,这下老何也意识麻烦大了。到了人民医院,抽血一查,炎症指标非常高。老何害怕极了,他完全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看着医生从自己胳膊上挤了好几管脓液,说要拿去培育看看到底是什么细菌。
过了3天,医生告诉老何,是“诺卡菌”惹的祸。老何一辈子也没听说过这个细菌的名字,只记住了医生跟他说,这个细菌不好对付!老何暗自神伤,他很心疼操劳的老伴,也很自责。他,不想治了。
这时手机响起来,远在上海上班的儿子传来了视频,在知道老何的病情后,儿子坚持让父亲来上海看病。很快女儿的电话也打过来了,再过2个月小外孙就要出生了,还等着姥姥姥爷带呢。此时老何虽然不发烧了,但咳得越发厉害了,走几步还喘,在儿女和老伴的劝导下,他决定去上海试试看。
儿子早早就预约了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专家号,第二天就请假带老何来看门诊。专家看了老何所有的片子,仔细查看了胳膊、屁股上的伤口,“的确很像诺卡菌感染,但还需要再进一步检查,住院吧!”
很快老何住进了中山医院感染病科,病房的医生问完病史,详细记录了老何体表的伤口情况,当天就给安排了拍片。各项检查也有条不紊地开展着。

首先采集了臀部和手臂的脓液做微生物培养,但无论是诺卡、结核还是NTM,培养都不是易事,还很花时间,而老何现在可以说“千疮百孔”,时间就是生命,于是医生也给他做了华大基因PMseq病原微生物高通量基因检测,同时联系上老何老家当地的医生。

PMseq病原微生物高通量基因检测基于宏基因组学技术,提取感染标本中全部微生物的核酸,经过不同的样本前处理,在华大自主高通量测序平台MGISEQ-2000上进行测序,通过专用高质量临床数据库PMDB比对和智能化算法分析,获得疑似致病微生物的种属信息,无偏性的检测细菌、真菌、病毒、寄生虫等17,500种病原体,显著提高病原诊断阳性率,指导临床靶向使用抗生素,协助感染的精准诊疗。

第三天,各项检测结果就陆续出来了,脓液PMseq检测结果为皮疽诺卡菌,老何老家当地医院培养出的菌株鉴定后也是皮疽诺卡菌,老何的病情一下子就明朗了。
当地医生赶紧将菌株送来,很快药敏结果出来了,至此,医生对老何的治疗信心更足了,当即根据结果给老何调整了用药。医生们还注意到了感染皮疽诺卡菌的另一个关键点:由于老何属于免疫抑制人群,如果真为诺卡菌感染,那么中枢神经系统是一定不能忽略的。
“什么?还要拍片子!不做不做,我头不晕也不疼的,为啥要拍头?!”老何心疼钱,说啥也不做,他觉得不能再拖累家人了。
傍晚儿子带来了小孙子,女儿也带着7个月的身孕来了,在家人们的共同开导下,老何决定要好好看病,不能半途而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很快头颅磁共振报告出来了,医生告诉老何:脑袋里好几个大脓肿,而且还有洞!老何惊了!“这个细菌真是个狠角色,都吃到我脑子里去了!”他真的是“千疮百孔”了。他终于相信了医生,也相信了科学技术,小心地问:“医生,那我还有救吗?”
医生告诉老何:“有!”但要做穿刺取些脑脊液出来化验,老何这次很爽快就答应了,其实经过这些天的治疗,老何手臂和臀部的病灶明显小了不少,不怎么疼了,洞口也长得差不多了,他开始有信心了。
很快脑脊液检查结果也出来了,经证实,也是诺卡菌!至此,让老何“千疮百孔”的元凶基本就锁定了。

接下来的日子,老何就每天安心用药,1个月后,老何不发烧了,屁股也不疼了,胳膊也抬得起来了,甚至走路爬楼梯也不怎么喘了。李姐还发现老何连着好几天都没咳嗽了。
医生复查发现老何浑身的脓肿都在奇迹般地缩小,有些还消失了!老何终于等到了通知:可以出院了!
老何很开心,晚上躺在床上,却失眠了。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医生说的那些词儿他不懂,但他知道这次他的命是医院和基因技术救的。他还感激妻子和儿女,能够一直劝导和陪伴自己相信科学,不放弃。他更期待,将来能帮忙带小孙子和小外孙。
出院时,老何向医生和护士郑重表达了感谢,医生笑呵呵地说:“敌人还没被完全消灭,但暂时被打趴下了,接下来回家后一定要按要求用药,稳住!”
“必需的!”当初老何是坐着轮椅进的病房,此刻他是信步走出去的。
一个月之后,老何如约回来复查,这次等待宣判的过程似乎没那么煎熬了,老何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身体的“千疮百孔”已经修补得差不多了。老何还带来一个好消息:上周他抱上小外孙女啦!鬼门关走了一圈,重获新生的感觉真好!

不过他也记住了医生的话,这个细菌很狡猾,往后的日子他还要继续与它战斗——稳住!

{{Like}}

返回
300
发表
全部评论{{TotalItems}}
{{Comment.NickName}}
{{Comment.Comment}}
{{Comment.CreateDate}}
查看更多评论
分享此篇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好友

操作太频繁了,稍后再试
确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