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来阅读分享。退出
退出
确定退出阅读
确定 取消

分享

首页 > 同行 > 2021年11月刊 > 分享 > 魏尔肖:医学是一门社会科学,而政治只不过是大规模...

分享

魏尔肖:医学是一门社会科学,而政治只不过是大规模的或更高级的医学作者:闵雪扬

鲁道夫·魏尔肖 (Rudolf L.K. Virchow,1821—1902)是德国著名的病理学医学家,他在病理学、生理学、公共卫生等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体液病理学占统治地位的时期,他却认为“所有的疾病都是细胞的疾病”,他于1858年出版的著作《细胞病理学》极大地推动了病理学的发展,魏尔肖也被誉为“病理学之父”。他是德语世界医学历史里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但是他自己却说,医学只让他成为了半个人。



1847年的冬天,一场传染病席卷了上西里西亚。1848年2月,27岁的魏尔肖随队来到上西里西亚实地调查这场疫情。
3个星期后,他发表了长达190多页的总结报告。
在他的描述里,上西里西亚是个极其落后且物资匮乏的地区,人民的教育及文化程度很低,多数人沉溺于酒精,没有人注意卫生,居民的居住环境非常拥挤,完全没有健康的饮食习惯等。
虽然很快通过尸体解剖得出了传染病的根源是伤寒这一结论,但魏尔肖却清楚地知道,这本来应该只是一场本地风土病的伤寒,最终却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夺命大瘟疫”,背后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今天我们都知道,但在当时被忽略的“健康的社会因素”(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魏尔肖在一个多世纪前就发现了这一点,他说:“医学是一门社会科学,而政治只不过是大规模的或更高级的医学。”后来的历史学家认为,这个隐喻代表了魏尔肖所观察到的当时社会的症结,他认为大众健康的恶化应归咎于恶劣的社会条件,政府应负责任。
1848年,魏尔肖回到柏林。在德国1848年革命爆发后,魏尔肖也参与其中,呼吁医师跨出医药界,加入改革的行列。他认为,医学其实就是政治,医药无法脱离社会,医治疾病必须通过社会改革来达成。他和友人发行了第一份《医疗改革》周刊 (Die Medizinische Reform) 。魏尔肖在创刊词里写下最为脍炙人口的一段话:“医生是穷人的天然代言人,社会问题应主要由他们去解决。”
魏尔肖从1880年到1893年在德国国会任职,为公共医疗项目辩护。他积极从事政治活动,关心社会大众健康和公共卫生事业,把政治改革的思想与医学改革相结合,并且倡导医学教育改革。
魏尔肖是一位伟大的病理学家、医生、政治家。百年前的那封报告,即使放到今天也一点都不过时。所幸,如今社会公共卫生与大众健康已经得到了政府和人民越来越多的重视,从宏观的医疗卫生体系的发展,到个人卫生与健康的科普,都顺应了一个多世纪以前的这位伟人的期望。而政府、社会各界、大众共同抗击新冠的这场战役,也再一次验证了魏尔肖的思想:医学,最终就是一门关于社会的科学。
*引用:《当今大马》 从普鲁士到话望生:医学并不只是医学


{{Like}}

返回
300
发表
全部评论{{TotalItems}}
{{Comment.NickName}}
{{Comment.Comment}}
{{Comment.CreateDate}}
查看更多评论
分享此篇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好友

操作太频繁了,稍后再试
确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