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资讯 关注更多 科研与教育 关注更多 产业进展 关注更多 媒体报道 关注更多
联系我们

华大基因(总部)

电话:400-605-6655(临床业务咨询)

400-706-6615(科技服务咨询)

+86-755-36307888(前台

媒体联系

电话:+86-755-36307212 

邮箱:media@genomics.cn 
0
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及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应用医学组赴四川地震灾区救援队活动纪实
发布日期: 2008-05-18
2008518日,地震发生后的 6天,灾区大量尸体发生腐烂,重大传染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随时可能发生。受盐田区委、区政府的委托,华大组成赴地震灾区救援队,主要任务是监测可能的突发卫生和传染病事件。华大在应对突发疫情方面具有较丰富的经验,并备有应对烈性传染病及未知传染病的监测和检测配套技术,在必要时可以发挥特殊作用,成为现有消毒灭杀和疾病预防的重要补充。当日汪建由深圳,陈唯军由北京出发,午夜汇聚成都。当晚受到了第一场6.4级余震的迎接。
 
519日上午,汪建和陈唯军来到四川省CDC应急办,见到了CDC应急办和CDC微生物所的主要负责人,介绍了华大基因与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曾共同参与了包括SARS、高致病性禽流感及海啸救援等突发事件的应对工作,承担了国家生物安全的重大项目,已备有主要的烈性传染病和常见传染病的诊断试剂及相关仪器,是一支久经考验、能打硬战的队伍,也是北京奥运会的生物安全应急网络实验室的成员。我们将技术方案、相关试剂、仪器及建议报给四川省CDC的有关领导和部门,希望在国家CDC及四川省CDC的领导下,应用最先进的技术方法,协助灾区卫生防疫部门,为做好传染性疾病的监测工作做些贡献。
 
我们还与卫生部和国家CDC的灾区前线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大家充分肯定了我们技术方案的全面和先进性,认为我们的烈性和重要传染病的快速监测和检测体系是现有防疫工作的重要补充,未来可能需要,让我们随时待命。
 
19日下午,汪建陪同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孙健忠将军、科技部副部长许天昊等四人,在四川山友救灾负责人李新帮助下驾车奔赴这次地震的中心——汶川县映秀镇,百余公里的路程经过了近6个小时的艰苦跋涉,一路上遇危路、断桥、滚石、和随时可发生的泥石流等艰险,平均不到一公里就看到一辆被滚石和泥石流砸毁和埋掩的汽车,令人触目惊心,午夜时分到达映秀镇。
 
20日,总后勤部孙大发上将来映秀镇视察部队。汪建与军事医学科学院孙健忠将军及前线防疫总指挥院科技部王玉民将军讨论了华大参与重大传染病的主动监测与预防的可能性,得到了积极肯定,欢迎我们适时加入。
 
20日汪建还拜见了广东省医疗救援队总指挥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及深圳医疗队队长周汉星医生,并进行了医救与防疫的交流。因大型车不能进入,生活物资补给缺乏,驻扎在那里的深圳医疗队缺少大型帐篷,后经与军方协调,调拨了两顶军用大帐篷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还与现场法医交换了遗体鉴定的经验;体验了现场挖掘、医疗救护、卫生防疫的艰辛,见证了地震中心地动山摇的惨景。
 
19日晚,因汪建已在灾区,王俊顶着余震连夜赶到成都,担负起华大在成都的相关指挥工作,协调与军方、万科企业集团及苹果基金会的诸多事宜。
 
20日,政府发布强烈余震的预报,大家都没有退缩,华大的顾问军事医学科学院原院长赵达生将军、华大基因负责与苹果基金会合作的陈芳、杨玲、王磊分别由深圳和北京赶到,负责与军队合作的刘利成也由北京来到成都;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的两位司机马师傅、廖师傅也日夜不停将一辆丰田越野车送抵灾区。
 
20日晚,汪建乘坐军队的直升飞机安全返回,在飞机上看到原来的青山绿水已经变成了黄色的烂泥堆和黑水。回想半年前去卧龙途经映秀镇的青山绿水景色,令人倍觉凄凉和伤感。
 
 晚上大家齐聚山友李新的新子云楼,根据前方信息,共商下一步的华大行动计划。
 
521日,大家兵分三路。赵院长、汪建、王俊与万科集团王石等一行去了绵竹的6个乡镇考察;万科投资1亿元重建绵竹县遵道镇,年内建成“抗震、节能、环保”的幼儿园、学校和医院;同时援建3个标准化的建材生产厂,生产建材送给当地灾后重建;并支援万人帐篷、2万人的板房区。一路上大家感受颇深,许多地方的学校、医院、居民区都毁于地震,但大家都没有被自然灾害打倒,幸存的灾区干部和群众化悲痛为力量,积极投入到灾后重建家园中;军队官兵在危难时刻冲在最危险和最需要救助的第一线,真正体验到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意义和解放军关心百姓疾苦的优良传统;大批的志愿者是有着无私爱心的最可敬的人,他们自备干粮长途跋涉来到灾区,只想贡献自己的一份爱心,为灾区百姓做些实事。我们还恰巧碰到了深圳山友三十多人组成的志愿者团队。老百姓感谢以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为代表的党和政府在这次灾难中的快速反应和全力救助,感谢解放军、志愿者,感谢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伸出的援助之手。灾区人民已经渐渐从震后的悲凉、凄惨、绝望中走出,奋起精神和全国人民万众一心,鼓起了重建家园的希望。
 
陈唯军、杨玲、王磊、刘利成等待由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贺福初将军、院士带领的军队系统防疫队伍;防疫队中午到达双流机场,缺保障装备如发电机、探照灯、电源线等物质;我们紧急采购运抵机场,通过快速通道迅速送入机场;陈唯军加入军事医学科学院防疫队,连夜出发开往开展急需防疫工作的汶川县城。
 
522日上午,应映秀前方的要求,赵院长携带大量的必需物品奔赴灾区,汪建驾车陪同前往。王俊等人被留在成都协调其他事宜并待命。
 
下午,车接近映秀,空气中尸体的腐烂气味已经扑面而来。
 
日渐增高的气温,遇难者遗体,死亡禽畜的尸体腐败都在加快,尸蝇的生成也在加速,然而依然有部分灾民生活在地震废墟上,为传染病的预防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一些“流落”在外的家禽、家畜也成为可能的疫病传染源。
 
快速转移并安置灾民,及时消毒喷洒,特别是及时挖掘、消毒掩埋尸体,并积极进行主动的传染病监测和检测是预防重大传染病发生的当务之急。而整个映秀镇还有近千具尸体埋在废墟下面,由于缺乏重型机械而无法进行快速挖掘作业。
 
523日上午,在解放军工兵的夜以继日工作下,可通过重型车辆的道路和桥梁已经打通,大型机械开始进入现场,消毒喷洒、挖掘、消毒掩埋尸体成为主要工作,传染病监测和检测依然处于待命状态。当然,对传染病来说,没有事就是最好的事。汪建陪同赵院长回到成都。
 
523日下午,陈唯军参与的汶川防疫车队经由雅安—马尔康—理县—汶川800多公里历时三天到达汶川县城,其中理县—汶川沿线多次塌方,危情不断,50公里行程走了4个小时。
 
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四位将军都对华大的积极主动参与疫情的主动监测表示了充分的肯定。但因前方暂无疫情发生,杨玲和刘利成只好在成都准备好一切检测试剂24小时待命。
 
华大在成都的同志也为军事医学科学院提供了大量的后勤服务工作,并将华大的军用吉普车给军队用,得到了前方将士的高度赞赏。
 
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与万科企业集团的抗震救灾活动另见报道。
 
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还与由山友王秋杨成立的北京苹果基金会密切合作,开展为灾区人民送医送药的活动。苹果基金会动用上百万的善款,采购了灾区急需的大量药品、医疗器材和生活物资。华大基因作为其长期合作伙伴,与其携手并肩共同深入一线灾区,参与相关救援工作。下面是此次加入苹果基金会抗震救灾活动的陈芳(车位少只能去一人)自前方发回的报道:
 
521日短信:
山上雾大、泥泞、能见度不到五米,有坏车开得很慢,可能还两个小时到达。明天主要在日隆镇及下面乡镇发药品物资,普及防疫知识。一路上只有赈灾车辆,大家都很友好,连警察叔叔都格外热情。
我还在进山的路上,晚上露营小金县日隆镇,现在达维桥头。山路下雪不好走。
 
522短信:
日隆镇成空城了,没有信号,我们露营在马路上,很多房子毁了,但伤亡很小,昨晚我们赶到之前半小时又有强烈余震。今天分了药品下午去小金县城了解情况,已经分了六个村寨的药品和物资。
 
522日电话摘要:
昨晚(21日)没带睡袋,今日到达小金镇;小金镇70%-80%的民房损毁了,以前看到的景象都不存在了;四姑娘山全毁了,冰川都塌了;地震对四川旅游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还好)这边没有疫情,所有老百姓都住帐篷,明后天去其他镇,去卧龙,把药和防疫分给大家。

523日短信:
今天去了卧龙,找到熊猫基地的黄炎,留下一些药品物资。卧龙峡谷塌方严重,路况满危险的,我们给沿途村寨都分了药品、奶粉等,因为救灾中心的药分不到村里。救灾大米已经分发到各村,可是质量极差。现已回到日隆。